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服装设计 >> 内容

提倡“微志愿”,当个小义工

时间:2013-8-20 19:03:15 点击:

  核心提示:在许多人的印象中,志愿者行列中更多的是青年的身影。很多孩子步入大学校门后,才真正接触志愿服务。哈英敏却有点不一样,女儿才两岁半,就和父母一起参与志愿服务,支助山区孩子,而且至今未停止。两次赴非洲塞舌尔开展志愿服务的谭晓睿,早在初中时就曾跟随老师到山区支教,扛着沉重的书和小提琴翻山越岭。少年参加志愿者...


在许多人的印象中,志愿者行列中更多的是青年的身影。很多孩子步入大学校门后,才真正接触志愿服务。哈英敏却有点不一样,女儿才两岁半,就和父母一起参与志愿服务,支助山区孩子,而且至今未停止。两次赴非洲塞舌尔开展志愿服务的谭晓睿,早在初中时就曾跟随老师到山区支教,扛着沉重的书和小提琴翻山越岭。


少年参加志愿者的经历,开启了谭晓睿“小小的志愿事业”,她在大学毕业这年,以全队最小的年龄加入中国青年志愿者海外服务计划援塞舌尔服务队,度过不同寻常的两年。在哈英敏身边,许多同样带稚龄孩子参加志愿活动的家长,也渐渐发现孩子在活动中开朗不少。


哈英敏认为:每个人都希望将来生活在一个富足、充满爱心的和谐社会,这需要更多热心人。培养孩子的奉献精神,家庭教育是重要一环。

主持人:各位朋友,欢迎收看金羊网名师说家教第34期,我们今天邀请到的嘉宾是广东省家庭教育研究会常务理事、广东省妇联家教通家长学校副校长哈英敏,以及谭晓睿小姐。晓睿曾先后两次加入中国青年志愿者海外服务计划援塞舌尔服务队,赴塞舌尔开展志愿服务,并且承担塞舌尔国家音乐学院的小提琴和钢琴教学。您在当地,还被当地人亲切地叫她Miss China。

谭晓睿:是这样的。

主持人:欢迎两位两位来到我们的直播间,请两位先跟网友们打个招呼吧

谭晓睿:大家好。

哈英敏:大家好!

小小年纪也能当志愿者

主持人:首先我问一下哈老师,您在多种场合都在强调让孩子应当多参加志愿者服务,爱心行动,为什么?

哈英敏:因为教育首先是为教育做准备,首先我们是向往什么样的社会,要实现这个社会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人才,然后教育要配合这么一个愿景。当然每个人将来都希望在一个富足,充满爱心和谐的社会,虽然我们的课堂,我们的学校都会教育这些爱心、奉献、家庭和谐等等,但是如果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不加入到教育行列当中,这个目标是很难实现的,所以我很强调参加爱心活动是一个社会活动和家庭教育很好的载体,孩子在这个活动当中有很多收获。 主持人:其实就是强调一个,让孩子培养有奉献的精神?

哈英敏:是的。

主持人:晓睿你去参加志愿者活动,也是这么想的吗?

谭晓睿:是的,你在帮助他人的同时,你自己同时也得到提升,锻炼了自己,你从中能够感受到一种快乐和成功感。恩

主持人:你第一次参加志愿者活动是什么时候?

谭晓睿:我是在2007年1月去到非洲塞舌尔共和国。

主持人:去之前是怎么想的?去这么远的地方?

谭晓睿:其实我当时也是刚从大学毕业不久,刚好听到有这么一个招募的消息,我就去踊跃报名了,当时没有想太多,只是想着,因为国内有需要帮助的人,但同样国外和全世界都需要有帮助的人。如果我到国外能帮助他们,尽自己的所能我觉得也是不错的。

主持人:刚好有这个机会就报名了?


主持人:您是大学毕业就开始参加,那么,哈老师您觉得从最小可以到孩子多大开始可以真正参加志愿者活动?

哈英敏:我觉得其实多大的年龄都可以参加志愿者活动。但是我是从小学时候是参加志愿者活动,其实我回头看我的同学,我们以前不叫志愿者,叫“学雷锋”,很小的时候小学生就去马路宣传交通规则,去公园扫树叶,我们回头看这一帮同学,他们现在的生活都是比较和谐,比较有爱心的,所以觉得从小参加志愿活动对孩子一定在他的心灵里面种下爱的种子。我的孩子是两岁半就开始参加志愿活动。

主持人:什么样的志愿的活动?

哈英敏:当时是06年、07年的时候,我们妇联就发动了一个爱心父母结队儿童活动,我就结队了一个儿童,然后就带那个儿童带那个乐园玩,就把我的孩子带去,我觉得那种孩子参与特别好,所以给我的感悟是家庭参与非常有用的,就是孩子之间很容易拉近距离,反而我跟结对的儿童,其实中间有很多隔阂的,他后来都说了,他在那整个结对那一天没有叫我一声,没有称呼过我,连叔叔都没有叫,后来他觉得没有礼貌,但是我跟孩子是很快可以结合在一起的,拥抱、嬉笑很快乐。

主持人:跟您孩子结对的那个孩子有多大?

哈英敏:当时他是9岁,现在已经是初中了。

主持人:当时您有特别灌输给自己孩子,就是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活动?你是不是要什么样子的品质或者是什么勇气,或者是别的来接纳另一个孩子呢?

哈英敏:没有,教育应该是有心无痕,我们不要说刻意去教他你要做什么事情。其实我们带他去只是在看,因为孩子都在观察的,你是怎样跟人交往的,这本身就是教育,不需要我们去做很多语言上面的教育。

谭晓睿:是在平时生活中一点一滴、耳濡目染。

主持人:其实需要我们父母踏出这一步,不需要对孩子说太多,他自然就会从孩子身上学习到这种行动和精神。

哈英敏:是的。

主持人:其实像哈老师说的爱心结对的活动,通常受助的孩子,往往因为生活或者成长的背景跟城市里的孩子会有一些差异,那么会不会心理一开始很难拉近?

哈英敏:这个肯定会有,从我结对的那个孩子,他没有称呼过我,没有叫过我,甚至我记忆中对我笑一次都没有,就是很呆板的一个,结队就是硬拉在一起,那种距离感是特别的明显。但是你要不断的去接触他,靠近他,你才可能慢慢,后来我们通信,后来从他的称呼里面感觉到有变化,当时一开始一封信抬头上面什么都没写,就是几个字,后来就是写爱心爸爸怎么怎么样子,然后后来就把爱心去掉,就写爸爸怎么怎么样,后来就写亲爱的爸爸怎么样,其实距离是在不断的接近,但是这个隔阂一定会存在,我觉得这个要有心理准备。


哈英敏:我其实我觉得长期的帮扶才会有效果。

主持人:也是一个坚持的过程?

哈英敏:对,一直到现在已经有五六年的时间,跟他结队以后。

主持人:说到隔阂,晓睿你当时去塞舌尔刚到那边的时候,那边的孩子跟你有隔阂吗?

谭晓睿:因为我们07年是属于第一批派过去,第一批过去的志愿者,第一批过去当志愿者的老师,他们见到有外国的老师过来不会说有隔阂,只是说非常新鲜,然后觉得这位老师不是我们这样的肤色,是黄色的,跟白色的跟我们不一样,然后瞪大眼睛这样看着你,看着你笑,那么那边的人其实是很热情的,很友好的,见到你知道你是中国人,都会说“你好”这样子打招呼。

主持人:所以一开始跟孩子亲近方面,没有遇到太多的困难?

谭晓睿:没有遇到太多的困难,我们是很大方的,是很友善的,他们也是非常的热情。

主持人:其实你去塞舌尔两次,每次去了一年,当中有没有遇到最大的困难或者是挑战?

谭晓睿:最大的困难和挑战,就是从生理和心理上面来了说。因为我前后两次有自己遇到一些被枪,同时我们住的大院里也有入室偷盗的事情,而且都是我去的第一天晚上,而且心理上挺有压力的。

主持人:有点小小的挫折?

谭晓睿:也不是挫折,是有点害怕,这是很难避免的,但是我们一个集体这个时候我们就感受到了集体的力量,团结是很重要的,大家相互帮助,相互鼓励,让我们能够尽快的适应到当地的生活环境和工作环境当中,然后就顺利开展我们的工作,履行我们志愿者的使命。

主持人:其实那两次都离家,特别是头一次离家那么远,其实在广州独立一个人的生活?

谭晓睿:我从初中开始就寄宿读书在自立方面还可以的,但是说实话这也是第一次出国,又离家这么远,确实感觉很舍不得家里人,家里人也挺担心,但是不管怎么样还是非常支持我。

主持人:家里一直都很支持你。

谭晓睿:对,一直都很支持我,因为这是做志愿者,不是一般的事情,是给我们广东志愿者争光,同时也是为祖国做贡献。

主持人:一开始得知你去这么远的地方,妈妈对你安全上有没有担忧?

谭晓睿:会,那是绝对的。

主持人:她有提出来吗?

谭晓睿:有,再次的叮嘱一定要注意安全,多听队长的话,然后说你要去那边认真工作,为祖国争光,好好的服务,为我们广东志愿者争光,然后再就是注意安全,注意身体,顺利回国,我说好的,我会这么做的。

主持人:就是她并没有担心所以不让你去?

谭晓睿:不会,我妈还是很开通的,就非常支持。


主持人:其实做志愿者有自主性,而且有独立能力,另一个是不是需要性格上开朗一点的?

谭晓睿:我自己本身就是一个比较热情开朗的,然后热爱生活的一个女孩,怎么说就是性格开朗对于你从事志愿者这一个事业来说,当然是有帮助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你要成为一名志愿者就必须要是性格开朗。

主持人:说到这个问题,我想问一下哈老师,很多家长会想着自己孩子比较腼腆,特别是小小孩,像您刚刚说的孩子两岁半就开始参加这样的志愿活动,可能家长会想我孩子这么腼腆,会不会不利于他从事志愿者活动呢?

哈英敏:其实我觉得这个担心是不必要的,首先我觉得性格内向不是一个问题,不是说贴个标签外向还是好孩子,内向不是好孩子,我觉得不是这样。但是在志愿活动里面确实能够打开孩子的心扉,这个是确定的。

我记得我们去肇庆去做探访的时候,我们是一整车去探访的,因为在路途上面有两个小时,我们都会在车上搞一些分享,有些外向的孩子很快就跳出来要表演一些才艺,我们就希望每个孩子都会自己去表演,有些孩子总是很腼腆,就躲在一边不出来,但是那个气氛让他慢慢溶化了,后来他就说我也要出去讲一下,所以我记得有一个很小的小孩,当时怎么叫他都不出来,但是在最后他是主动要求要出来,我也表演一个。

另外一个,就是我们在家庭做志愿者服务的时候是布置一些任务的,比如说跟结对的是体第一次见面,我们就找朋友,我写了这个孩子有什么特征,你要啊找到那个孩子,那其实就需要有一些沟通的技巧,你是我的比较谦卑,比较有礼貌,所以那些孩子在车上听到我的指点以后,就很有耐心的去问,你是谁谁吗?你是我的朋友吗?这样一直找下去,他们觉得这个活动很开心。


哈英敏:当时我的孩子是三岁到三岁半之间,当时说的腼腆孩子都是两岁多,到后来他也参加了。

主持人:是不是可以这样说,就是多参加这样的活动反而可以让孩子变得更加开朗一点?

哈英敏:是的,因为我觉得有些腼腆的,是由于他不了解,对那个前景不清楚,所以是有点自我防护,其实当你放下所有的自我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他就突然忽然就开朗了。

主持人:说到勇气,晓睿你去那么远,在当地两年,收获最多,有没有最感动的事情或者最开心的事情?

谭晓睿:在这两年里面发生的故事实在是太多了,让我感动的事情也很多。其中今年的3月25日,我按照平常一样,跟我们妈打了一个电话,因为我们每周都会通一次电话的,结果她在谈话当中就无意中透露出来她被车给撞了,当时我特别担心,我听到以后就已经六神无主,就已经哭了,刚好国内有一个朋友打电话,就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我妈妈被车撞了,然后那个朋友就联系了广州团市委的领导,当时团市委的梁主任马上就跟广东团省委江主任反映了这个事,他们就特别关心我,然后又马上打电话问我,说你妈妈现在在哪儿,住在哪儿,情况怎么样,然后当时了解这些情况之后,马上就派了两名工作人员去到长沙探望我妈妈,然后还陪我妈妈去医院做了检查。

这个事情当时让我感觉到组织的温暖和关怀,我真是特别感动,因为我自己一个人在离我妈妈那么遥远的地方,我真的是没办法去看她的情况怎么样,因为子女在外做父母的肯定,我很好啦,你放心了,怎么样,但是我知道她肯定是安慰我,不会说太具体的情况。所以当他们帮我看我妈妈之后,说你放心吧,你妈妈没事,做了检查也没有什么内伤,我就特别安下心了,我就说谢谢领导,谢谢大家,真的让我特别感动。

主持人:就是有一个很强有力的后援团,让你在前方没有后顾之忧。

谭晓睿:对,所以志愿者团队绝对不是你一个人在冲刺,是所有人都在你身边的,这就是志愿者的精神就是奉献、友爱、互助、进步。

主持人:而且在大的志愿者团队当中比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会更大。

谭晓睿:对。还有一件事就是4月11日印尼苏门答腊岛发生了地震,因为我每周三都要从马埃岛去到普拉蓝岛,去给当地的小朋友上课。

主持人:是一个什么概念?

谭晓睿:两个岛之间如果你乘船是要一个小时,如果你乘小型的客机是15分钟,每周三我去到那边,刚好那天是周三,我刚去到那边不久正在给学生上课,然后就有一个老师跑到我的课室说,海啸就要来了,你还要上课,我当时就有点反应不过来,感觉没那么夸张,不可能吧。

主持人:你当时知道当时会发生地震吗?

谭晓睿:当时不知道,然后就就知道事态的严肃性了,然后我就赶紧找个飞机回去,但是当时飞机航空公司已经没有空坐,当地塞舌尔政府已经封锁海域,不给船只出港。

主持人:当时周围的情况混乱吗?

谭晓睿:当时他们也是非常紧张,但是还是开玩笑,不如我们就抱着门槛吧,我不会游泳啊,那我不就被水冲走了。后来当时有人经过努力,终于联系到一艘船,是塞舌尔政府临时制定的,马埃岛的人带回马埃岛,在港口的时候我看到每个人的申请都是十分凝重,我自己都特别亲紧张,万一我到了港口海啸来了怎么办?总算是安全回到马埃岛。我又茫然了,为什么呢?从港口回到奥住的地方有一段距离,我当时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可以带我,坐坐顺风车之类的,就在我迷茫的时候,他说,嗨,ken,是文化部一个司机,他就专门在那里等着我,然后我回去的时候在路上,怎么没有一个人了,他说政府已经发出警告,马上回家,我也非常感动,因为大家都为了自身的安全躲到家里去,但是他还在港口等我,他在等我的同时其实是拿自己的生命做堵住一样。我当时就非常感谢他,把我非常顺利的送回家。

主持人:那是一个挺惊险的事情。

谭晓睿:是的,当时在置身那个事件当中,平时只是听到一个消息,在遥远的印度,自己亲身经历就完全不一样。 主持人:海啸有来吗?

谭晓睿:最后没有来,因为离那个比较远,但是他已经来到了离塞舌尔不远的地方。

主持人:我知道刚刚我在一开始介绍的时候,当地人也是有提到过,当地人会把你称为Miss China,是什么时候得到这么美丽的称号?你在当地很受欢迎吗?还是很出名的一个人?

谭晓睿:因为我当时专业是学民歌的,所以我必备行头肯定有一套旗袍,然后我渠道那边要进行,不管是官方还是民间的艺术之间的交流,所以我都会带上必备的行头过去,当天我是穿着蓝色的旗袍去到学校,然后他们就说“哇,你好漂亮啊”,然后我就说这是我们民族传统的服装,这个叫旗袍,他们说好漂亮,然后就说你是Miss China,就这样子。

主持人:就是通过你这套行头,原来中国的小姐是这么穿的?

谭晓睿:知道了中国人的传统服装是这样子的,非常的好看。 哈英敏:传播了中国文化。

谭晓睿:对,然后再加上我本身喜欢笑,更容易跟他们有一个交流,然后我也不是说我只是去上课,我上完课就走,但是我除了上课之外,我还会留在那里跟学生和同事,跟他们聊天、交流,然后他们就会特别开心,因为聊天的时候他们能够了解到中国,同时也了解我这个人,然后也知道我是作为中国志愿者过来的,就是就不一样的。

主持人:其实跟您一起过去塞舌尔的还有一些其他的人,可以讲一下吗?大概有多少人?

谭晓睿:我们第一批过去有10个人,有5名医生,2名护士,3名教师,其中有2名音乐教师和1名中文教师。

主持人:你每天也是像我们这边工作一样,周一到周五吗?

谭晓睿:是的,周一到周五我是在学校里面上课,到了周末的时候,我会自己组织我的学生一块儿,比如去一下海滩,或者一块儿去一下公园,然后就是爬爬山之类的,促进交流。

主持人:你的学生有多少人?

谭晓睿:我的学生在本岛有三十多个人,去到普拉蓝岛有十几差不多二十几个人。

主持人:因为你是去教钢琴和小提琴的,这些学生学起来有困难吗?他们家里有乐器吗?

谭晓睿:这是一个比较现实点的问题。我去之前就以为只是要去教他们而已,但是去到那里我才发现他们没有教材,没有教具,没办法,他们没有像我教小提琴他们没有琴自己去练习,钢琴因为学校用仅有比较破旧的钢琴去练习,所以在之后我们都有跟国内联系,说能不能考虑资助一下他们,在团市委团省委和市财政局的帮助下,筹措到了一笔资金,然后就购置了一些书籍、教具之类的,送给他们,这样他们才有琴自己练习。但是像他们的国家教育和医疗是免费的,因为国家人少,如果他们自己愿意,他可以去到学院报名,我想学什么器乐,然后老师就给他上课。然后就有了新的琴给他们练习,这多好,是吧。


主持人:对,所以就是基本上没有碰到什么困难,志愿者活动期间?

谭晓睿:我教书刚开始跟他们沟通有一点点沟通,尤其是一些孩子只会当地的克里奥语,还有法语地,我当时只会英语、法语,把它全部都用上,在短短的半小时课程之内,甚至有时候不自觉的冒出来一句普通话。

哈英敏:中国话也是传播文化。

谭晓睿:刚开始小女孩可能会有一些羞涩和害怕,但是我始终会微笑着对她说,让她感受到一种亲切和温暖,让她慢慢的放松自己,到后来她上课一进来就笑着跟我打招呼,然后就马上,我就还没说话,她就开始谈了。

主持人:想要你的赞扬。

谭晓睿:对,想要得到肯定,挺好的。

主持人:其实听到晓睿讲这么多,我很难想象你是到塞舌尔第一次参加志愿者活动?

谭晓睿:援外的志愿者是第一次。

主持人:但是你是之前是什么时候开始志愿者?

谭晓睿:我不像哈老师从小学就开始了,我是从初中才开始的。当时我有援助一些山区,学校组织我们这些学生,我自己带的书和小提琴,结果一段路程去到山脚下,然后自己提着书自己扛着琴,那个山路是特别陡的,我现在想起来就想,那个山路怎么陡,因为到上面湿气很重,就很滑,然后到了那里就跟大家搞了一个联欢,拉近和山区小朋友的距离,我想可能就是因为那一次影响了我,然后就开始了我的志愿者小小事业。

主持人:就是每次都会觉得有一个很好的收获,有一段非常美好的经历,所以这个美好的记忆会推动你每次都会这样的活动?

谭晓睿:是的,每参加一次活动都会有不同的收获。

主持人:你当时这个团队里面10个人,年纪最小的是你吗?

谭晓睿:是我。
提倡常做“微志愿” 

主持人:说到年纪,很多家长在我们这次节目以前都会觉得,的确志愿者活动大部分孩子参加都可能是高中或者是大学了,那么哈老师您说的,像您 自身经历就是从很小的时候让孩子参与到志愿者活动当中来。那我们家长就有疑惑,比如这个暑假让孩子参加活动,到哪里参加,怎么获知这方面的信息?

哈英敏:当然我们最好是可以先加入一些志愿团体,这样他能够获取更多的活动信息。刚才晓睿也说了一个很重要的观点,其实在一个团队当中进行志愿活动,你会特别感觉到有力量,你会特别享受那个过程。刚才晓睿说把志愿变成事业,我觉得我们更进一步可以把志愿变成生活,其实志愿、生活我们在培养未来社会的形态,在利他的环境当中你会感觉到特别力量,特别温暖,我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我都会感到是凝聚的,所以我们现在把志愿活动变成我们的生活方式,所以就是说你不担心小孩子很小就参加这个志愿活动。

志愿活动现在我们推行的是微志愿,就是很小的志愿活动你都可以做,其实你身边都可以做志愿活动,你挤公交往里面挤一挤可以让别人上来,这个也是志愿活动,助人就是志愿活动。你问到怎样参加,一个是参加志愿者团体,另外多留意一些志愿信息,而且要参与,不要太多的等待选择,你永远没法迈出那一步的,你迈出去了,人家就知道你愿意参加志愿者活动,下一次你就会得到这个信息。

主持人:刚才哈老师提到微志愿以概念,大家可能觉得晓睿是一个援外的志愿活动,或者到其他山区地区来直接对孩子进行援助,这么大的才是志愿行动,像哈老师说的我们可以从身边做起来,从利他开始,每个人都是自愿者,而且每个人也有参与社会的公民意识,这个正是我们现在社会所需要的。

谭晓睿:对,希望越来越的人参与到志愿者团队当中。

哈英敏:当你想到有益他人的时候,你会感觉到自己特别有力量,而且有一些困难,其实我们在讲故事,我去参加的志愿活动,我就很奇怪,我们去组织活动的时候,前面都会遇到很多障碍,比如说,几乎每次我都风雨,路上也大风、大雨,去到那个地方就什么都没有了。别人就很惊讶,我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去到那里怎么办,下雨,我说不要担心,我们去到那里就会好了,果然就会好了。

谭晓睿:是的,你要坚持、坚定自己的信念。

哈英敏:当您净化自己的时候,上天会给你支持。


主持人:其实从两位的一些感受来看,在帮助别人的时候自己也会变得更加强大,而且在未来自己生活当中遇到一些挫折,自己会更有能力,更有勇气迈出这个挫折。我们下面来看一下网友对两位有什么问题。首先一位网友问,第一个问题是问哈老师,怎么样找到适合孩子参加的志愿活动呢?还是说家长为孩子创造一个机会?下一个问题是问谭老师,能否讲讲您是怎么加入到中国青年海外服务志愿服务呢?这个考核严格吗?首先回答哈老师您的问题。

哈英敏:我觉得创造机会和主动参与都需要。其实我们身边有很多的志愿机会,比如刚刚说到的微志愿,你都可以去做,任何时候,我经常也说一个例子,你坐电梯问一下隔壁的人你到几楼,这个也是志愿者,利他的,日行一善,所以这个你要融入到生活当中。另外就是创造机会,真的你要观察,哪些活动是适合我小孩子参加的,主动去报名,马上去参加,你就很容易得到这些机会。

主持人:所以适合他,是不是也像这位家长来说怎么找到适合自己的志愿者活动?

哈英敏:我觉得是这样,特别我们现在跟省妇联一起来推动志愿者活动。家庭式的志愿活动是特别适合低龄的孩子参加的,亲子去参加的,你说小孩子单独去在法律上面是不允许的,所以是一家人去,其实小孩子干不了什么,但是看着你干就是教育,看这你怎么跟人相处这就是教育。比如说我们帮助那些儿童,我们跟小孩子之间可能很难沟通,但是小孩子和小孩子很容易沟通。今年春节的时候我也接那个孩子来广州,我怎么跟他待着,当时我们朋友有聚会,我就有两个跟他年龄差不多的,你帮我想想怎么办,他们一想,我们去打球吧,后来我就说我把两位小朋友也带去打球,我女儿也去了,他们就觉得打球特别开心,你看我跟他总是讲道理,其实我觉得没多大用,但是跟孩子打球他就很开心,打完回来以后明天我还叫他打,所以他们互相之间很吸引,我觉得孩子参加一个是看你怎么做,另外它本身就是沟通的一个桥梁。

谭晓睿:相互之间可以影响。

哈英敏:小孩之间一对口,就很亲近。

谭晓睿:我再补充一下,如果大家想要了解更多的怎样参与志愿者活动的信息,你们可以在网上搜索广州志愿者网,那里面的内容非常的丰富,你绝对可以找到你想要的。

主持人:各种年龄层都适合的吗?

谭晓睿:我想可能就是除了哈老实说的,这种低龄的儿童之外,大家都能够找到。

哈英敏:我也补充一个,确实现在志愿精神启发出来以后,其实我们活动的平台还是比较欠缺的。有些笑话说很多的老人院,老人就说我一天洗三次头,一波来一波,其实真的是需要更多的志愿者平台,把志愿活动生活化、社区化、身边化,那才是真正让所有人参与,不要把志愿活动搞成专业的事情。

谭晓睿:是的,人人都可以做。

主持人:这位网友还问的是谭老师,您是怎么加入志愿者服务计划的?还有考核过程是怎么样的?

谭晓睿:首先我参加援外的志愿项目是第一批是属于广州市承办的,所以当时他们是做了大量宣传工作,包括现场的活动还有电台的宣传。我是刚好听到电台宣传说正好需要一名音乐教师,然后我就去了广州团市委报名,之后就经过了比较多的考核,首先就是面试你个人,然后再就是英语的笔试,然后再是英语口试,然后再是专业的面试,最后再就是进行体检。在体检之前还有一个政审,政审之后体检,然后再就是进行最后的名单确定,确定之后团市委再组织我们一起大家一块儿进行集中的培训,其中包括英语学习,还有心理方面的一些学习,再有就是团队之间合作的拓展训练。

主持人:整个过程持续了多久?这个选拔的过程?

主持人:那还是蛮快的,一个月之内完成。

谭晓睿:对,所以志愿者团队的效率还是挺高的。

主持人:您刚刚说团队合作也好,各种考核你的内容,相当于就是对一名援外志愿者所需要具备的一些条件?

谭晓睿:对,是的。

主持人:当时竞争激烈吗?

谭晓睿:我们当时报名总共有一千多名有想法的人去报名,其中一名就是我。

主持人:脱颖而出。

谭晓睿:这是大家对我的信任,所以我就要努力工作,好好服务。

主持人:我们再看一位网友的问题。他问的是晓睿你到塞舌尔援助的时候,最深刻的感受是什么?

谭晓睿:最深刻的感受就是我觉得人与人之间一旦你们敞开了心扉,你们是很容易沟通的,哪怕是语言上面有那么一点障碍,你没办法说得那么顺畅,但是你的一个微笑,你的一个拥抱,就能够溶化他。所以我们作为志愿者出去代表中国,完全可以积极一点,主动一点,这样你就能够收获更多的友谊。就像我现在,我回来后,我还跟他们都还有保持联系,正所谓“志和者不以山海为远”。所以我相信我们的友谊是可以一直延续下去的。

主持人:其实晓睿参加去塞舌尔总共前后两年,这两年的经历对你现在回来以后的生活和工作有没有产生影响?假如你不去的话,会不会有什么不一样?

谭晓睿:假如我没有参加援塞志愿者,那我现在就不会有这么多的队友和朋友,那我也不会有现在这么丰富的生活的。因为我除了工作之外我还可以参加更多的志愿活动,跟更多的志愿者在一起,我们大家彼此交流,彼此服务他人,这个氛围真的是很不一样的,同时我也希望有越来越的人加入到志愿者行列当中,然后去温暖他人,同时也温暖我们自己。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是问哈老师的。请问让孩子参加志愿活动是参加大型的好,还是小团体组织的好?还是自己去申请?

哈英敏:我觉得都好。志愿活动其实有一个基本点,先要放下自我,在四川地震的时候,我培训家庭志愿者的时候,你要享受志愿过程一定要放下自我,放下所有的诉求,你就要全心的去为他人服务,你就会享受这个过程。其实我们不是看哪个活动需要我,而是我需要,我可以有哪些能力去参加那些志愿活动。当然从刚开始涉足志愿活动,我觉得参加一些有组织的志愿活动会更好一些,因为每个人都会带一些自我去参加一些活动,其实需要一些人引领和示范,在参加有经验志愿团体的时候,那是更好的,而且不要追求大,适合你就可以了,无论是大小你都可以参加,但是我希望参加一些比较成熟团体的活动,你收获会更大一些。

主持人:感谢两位今天做客我们的节目,也感谢各位家长的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作者:羊城晚报 录入:羊城晚报 来源:原创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成田袜子(chengtianwazi.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Email:c618125@163.com 站长QQ:1121373762 移ICP备100868号
  • Powered by 澄海玩具展厅